埃迪斯科文大学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print
Share on email

埃迪斯科文大学

 

的必布奇解决方案让图书馆员专注于为学生的学业有成铺平道路,为学术研究能顺利开展提供帮助。

 

埃迪斯科文大学招收 27,000 名本科生和研究生,分布在西澳大利亚的三个校区。埃迪斯科文大学是一所年轻的大学,致力于为学生提供行业相关的世界一流教育,并进一步推动现实世界的科研工作,改善西澳大利亚和世界其他国家地区的生活水平。该校成立于 1991 年,自此以后,因其教学质量、全面的教育经验和技能开发等,获得了无数奖项和五星级评价。

 

RFID 技术是图书馆行业技术变革的催化剂。

君达乐園區的埃迪斯科文大学图书馆建于 2006 年,2007 年 1 月向公众开放。该馆是四层楼高,是一座令人惊叹的现代建筑;除了丰富的藏书外,它还配备技术实验室、开放式学习空间和一座法律图书馆。

Edith Cowan University selfCheck 1000 kiosk

 

2012 年,整个图书馆系统的藏书都开始采用 RFID 技术。随着 RFID 技术在澳大利亚变得越来越普及,图书馆员康斯坦斯·维布兰德(Constance Wiebrands)表示,采用 RFID 技术的决定很简单:“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我们的工作人员不用跑来跑去帮助学生借书、还书,同时使借阅过程尽可能方便学生。”

RFID 技术使得学生可以同时完成好几本读物的借阅登记,只需要把这几本读物放在必布奇selfCheck™终端上进行扫描。不需要一本一本手动扫描条形码,因为这样做既费时又费力。

在我们采用这项技术之前,学生查找资料很麻烦。有时条形码位置不对,有时学生出错。在我们采用这项技术之前,所有借阅读物中,必布奇 selfCheck™ 终端的使用率是 30% – 40%。现在这个数字达到了 90%。”

Edith Cowan University building

 

图书馆员:扮演的不仅仅是前台员工角色。

就像澳大利亚的许多大学图书馆一样,埃迪斯科文大学的图书馆也提供研究数据管理服务。维布兰德表示:“我校专注于研究;吸引更多的研究学生、研究人员并吸纳更多的研究资金。为此,我们需要图书管理员从事不同的工作。我们不希望图书馆员只是干坐着,等着学生来寻求帮助。我们希望图书馆员走出图书馆,去校园里接触研究人员。”

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才是图书馆员最大的价值所在。用技术来协助完成之前一些繁琐的工作,让工作人员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只能由人力完成的工作。

随着很多大学的图书馆员开始去从事教学研究支持工作,校园图书馆内的大部分工作人员变成了图书馆技术人员。维布兰德很快指出,让这些技术人员负责书籍的借阅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Edith Cowan University building reading lounge

维布兰德表示:“我们的工作人员可以帮助学生查找材料,学习如何在作业中正确引用这些材料。如果工作人员不忙着做借阅登记、录入这种简单的工作,他们可以和学生进行深入的探讨,给学生予实质性的帮助。”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才是图书馆员最大的价值所在。用技术来协助完成之前一些繁琐的工作,让工作人员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只能由人力完成的工作。

smartShelf™ 推广了 RFID 技术的应用。

RFID 技术的好处不仅仅在于减少了学生通过 selfCheck 借阅读物的时间。归还读物以及重新上架的流程也变得简化和自动化。

维布兰德考虑安装必布奇 AMH™ 集成系统来处理读物归还和分类。这种模块化的传送带系统自动录入和分类归还的读物,便于重新上架。尽管此系统是大型图书馆的救星,但维布兰德不确定该大学的图书馆是否有足够的回报来支付费用。她找到了一种适合埃迪斯科文大学的解决方案:小型smartShelf解决方案。

 

Edith Cowan University smartShelf

埃迪斯科文大学将许多资源放置在使用率很高的藏书区。这些读物,包括教科书和其他受欢迎材料,只供学生借阅三个小时。频繁和快速还书和重新上架给图书馆工作人员造成了严重负担。smartShelf 解决了这个问题,读物一经重新上架,就会自动录入到藏书系统中。书架本身作为这些高需求藏书的储存空间。让学生可以轻松找到自己需要的读物,在附近的 selfCheck 完成借阅,然后在 selfCheck 完成归还,整个过程无需图书馆工作人员动一根手指头。

维布兰德表示:“学生们很喜欢这套系统。他们不需要再去请问别人,甚至不用掏出借阅卡。只需要把读物放回书架,就完成了还书流程,这本书即可供借阅了。我们还准备在其他几个校区也开始推行 smartShelf,方便我校所有的学生。”

remoteLockers 提供一周七天,每天 24 小时的服务。

去年君达乐校区的图书馆开始 24 小时面向学生开放。馆方想全天候为学生们开放技术实验室和学习区,但很难为图书馆配备晚班人手。

Edith Cowan University remoteLocker

 

最后的解决方案是到了图书馆员工下班时间,关闭图书馆最上面两层(藏书区和行政办公室),学生可以进入下面两层。馆方在一楼安装了 remoteLockers,哪怕员工下了班,学生依然可以在这里查阅读物,馆方无需配备人手看管藏书楼层。学生只需要走到书柜前,扫描借阅卡,就可以检索他们想要的读物。

remoteLockers 大受欢迎,埃迪斯科文大学希望能够增加这种书柜的数量。

哪怕是在数字时代,纸质藏书仍然是高校图书馆的支柱力量。

埃迪斯科文大学致力于抓住前沿技术和研究。像许多其他学术机构一样,埃迪斯科文大学享受着数字出版带来的优势。尽管如此,维布兰德认为很多读物的从纸质版转至电子格式的效果不佳。她说:“尤其是美术和摄影,纸质书呈现的效果明显就要更好。我校有大量优秀的纸质美术藏书,并且未来还会继续传阅。有些人可能会奇怪,当整个世界都在朝数字内容这个方向前进时,我们为什么还要花费资金,去采购处理纸质书的技术和设备。但事实是,我校图书馆还有 30 万本纸质书在流通。”

Edith Cowan University hallways and reading room

 

Edith Cowan University remoteLocker

 

提及既可以节约时间又可以节约资源,何乐而不为呢?

为了采用现有的 RFID 技术,埃迪斯科文大学在 2017 年 6 月安装了 remoteLockers 和 smartShelf。如今好处已经凸显出来了。现在借书和还书主要是通过技术来完成,图书馆员工的工作就是帮助学生进行课业研究,比如如何使用 EndNote 和 Excel 之类的软件,以及更新读物目录。

维布兰德表示:“我的问题是:为什么不使用最新的技术来方便工作人员和学生呢?它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必布奇解决方案已经证明了它的巨大好处,校方正在想办法,在其他校区推广 remoteLockers 和 smartShelves。

埃迪斯科文大学的一位新任专管教育的副校长安吉拉·希尔(Angela Hill)教授;维布兰德希望埃迪斯科文大学图书馆员的角色在希尔教授的带领下能进一步升级:“她切实变革了教学的方式。我们还需要继续解放图书馆员,让他们能够去开发课程读物,去教学,去帮助学生。”

保存保存

想要了解更多的解决方案,请与我们联系。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print
Share on email

接收每月更新

第一时间了解新客户故事、产品更新以及更多精彩内容!

联系我们

需要支持、销售或一般性信息? 告诉我们该如何为您提供帮助。

Scroll to Top